主页 > 国内 >

想不到2018我住过印象最深刻的酒店竟然是它……

时间:2019-07-12 03:34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  他也是一个聪明的管理者,拥有一套规范自己、指导他人的管理准则。他雇佣了足够多的有才的人来支撑公司的运转,但偶尔也会亲自动手撰写广告,以身作则,激励每一位创作者。

  之所以选择法国还有一个决定性因素,就是他通过数据发现,法国人是全球罹患性病比率最低的一个国家之一——每10万个法国人中只有30个淋病病患者,而亚特兰大和旧金山则超过两千。我只能说,广告人的脑洞,你永远猜不透。

  有一天,我写了一封信给他们——信的开头我用了“废物”作标题(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偷用了大众汽车的广告词),坦白告诉他们:“贵公司最近运到美国的600辆汽车,一无是处。我不愿意再站在推荐的立场鼓励别人购买它们,我决定不干了。”

  说起上一次来法国,是2018年7月份,我们一家三口拜访了附近的理肤泉小镇,那一次旅程,我入住了毕生印象最深刻的一个“酒店”。之所以加双引号,因为这个住所并不对公众开放,它平时只接受三种贵宾的预定——奥美、WWP集团和欧莱雅集团的员工或客人,我那一次正是由欧莱雅集团邀请入住。

  有米看到大大的草坪,忍不住撒开蹄子就跑了起来。草皮的脚感非常厚实,可见此地是丰饶的农业之地。

  多佛古堡共有10来间卧室,有一个围起来的家庭菜园,一个葡萄园。我这一次入住的是古堡的客房,在四楼(没有电梯,没有电梯,没有电梯)。房间内部有各种透出润亮光泽的木质家具、法式田园的布艺软装……床非常非常高,轻易爬不上去。

  古堡四处能偶遇拦起来不能进去的神秘领地,至于里面是什么……呃我们就不要想象了。据说这里有一个地牢,是以前古堡主人用来处死敌人的行刑地。

  晚上好,说时迟那时快,今天的我已经在巴黎了,年前来采风一番,或许就是二胎前最后一次跨洋旅行了。

  古堡所在的小镇距离巴黎有2个半小时的火车车程,众所周知,一个顶级的创意广告人必然是极尽挑剔、审美高级的。挑选养老国度时,Ogilvy的“职业病”犯了,他用非常严谨的调研方式,建立了24项指标来评价、对比他选中的六个国家,这些指标包括:哪个国家最适合散步?最适合自行车骑行?最富有音乐性……最后,他选择了法国。

  这天才般的文案撰写能力,或许是源于他丰富的个人经历,在尚未正式涉足广告行业之前,大学肄业的他,曾在巴黎做厨师、在苏格兰推销厨具、受聘于盖洛普民意调查公司、服务于情报机构……

  讲道理,在一个近千年的古堡里,没开灯的情况下,看到2张古旧的婴儿床在昏暗的阁楼里,你是什么心情?

  望出去是一片金色的稻田。这里至今还是一个未被现代化的小镇,没有矫饰的设计,和Ogilvy在自传里描写的一样,是很传统的法国乡村风。古堡的外墙以杏色为主,

  想来Ogilvy也不希望外人过多关注他的感情纠葛,即便是在自传里也很少提及,甚至直言不喜欢将自己的隐私拿出来写进书里。

  Ogilvy虽然已经去世,但他在广告媒体圈获得了无数推崇,美国的《广告周刊》这样评价他:“奥格威以他敏锐的洞察力和对传统观念的抨击照亮了整个广告行业,令任何广告人都无法企及”。

  是不是觉得看上去蛮温馨?事实上呢,是特别的热。古堡的管理者出于保育的目的,房间里没有安装空调这种东西,还是在辣么辣么辣么热的七月天,请尽情想象。另外,卫生、整洁度方面也不能和五星级酒店比较,毕竟只是自家客卧而已。

  他从酒店后厨的帮工做起,历经了一生的奋斗,成为全球最知名的创意人。他是奥美广告的创办人,把亲手孩儿拉扯成一个国际大企业并成功上市之后,他1973年从总裁的位置上退了下来,携夫人双双搬到法国的一个小镇上,买了个12世纪的古堡安度晚年,直到 1999 年仙逝。

  以上,分享了我的追星之旅。那么你呢,你的偶像是谁,你有什么难忘的追星之旅吗?

  洗手间是这样的,比较简单,用的备品也是管家在超市采购的大瓶多芬。对了,多芬当年也是奥格威的客户之一呢。

  当我在庭院里追忆对Ogilvy的崇拜时,有米正在一旁帮忙提东西,等着他妈妈搔首弄姿地拍照。

  同行的朋友被分配到睡在古堡的主卧,也就是Ogilvy生前的卧室,我去参观了一下,大到一个程度,估计加会客厅得有200平方。四处还摆放着Ogilvy收集的盔甲、宝剑等……坦白说,怪瘆人的,于是,朋友抱着瑟瑟发抖的自己,睡进了主卧附属的仆人房里。连会客厅都有这么大,自行想象一下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